黨員干部風采

我是巴塔醫院唯一的中國藥師

來源:梅州日報 | 時間:2018-07-19 16:15:27 | 瀏覽:loading

青海快3必出号 www.iltou.icu 赤幾沒藥品生產,所有醫藥用品全靠進口或別國捐贈,價格昂貴。國內2元一支的氯霉素眼藥水在這里能賣上15元,氧氣更被視為奢侈品。我在巴塔醫院見證了太多太多因貧窮買不起藥而錯過治療的最佳時機以致病情惡化死亡的病患,好幾次更是目睹家屬抱著病人遺體捶胸頓足、撕心裂肺地嚎哭。雖說在醫院上班對死亡已司空見慣,但面對此情此景,依然情不自禁鼻子一酸……

初來乍到被“考試”

赤道幾內亞醫療條件落后,在巴塔地區只有兩間較大型的醫院,一所是私立的拉巴斯(LAPAZ)醫院,屬貴族醫院,設備較全收費昂貴。我上班的巴塔地區總醫院,是一所綜合性公立醫院,收費較低,病人大多數是平民百姓。醫院旁邊是赤幾衛生學校和中國政府援建的抗瘧中心,救護車也是中國捐獻的。每個科室都有一幢白色二層小樓并有廊式通道相連,清一色蓋白色鐵皮瓦,環境幽美但內部設施簡陋,令人恐懼的結核病區和艾滋病區占了總面積的一半多,還經常停電停水,甚至要排班科室人員去別處挑水。

我是巴塔醫院唯一的中國藥劑師。第一天上班適逢周一醫院例會,院長助理Santiago先生把我們醫療隊員帶進醫院會議大廳。在熱烈的掌聲中,我們被一一介紹給全體當地醫生和古巴醫生。隨后Santiago先生又親自帶每位隊員到相應科室交待相關事宜。

我懷著忐忑的心情來到這陌生的環境,操著生硬的西班牙語跟我所在藥劑科的同事逐一打招呼問好。行“貼面禮”時感覺臉燙燙的,非常不習慣。為了讓我更好地適應環境,當天上午,藥劑科主任Emeterio先生就帶我到離醫院幾百米遠的赤幾大陸地區衛生部藥政科認識相關人員。

當來到衛生部藥品倉庫時,我赫然發現顯著位置碼著成箱的青蒿琥酯、蒿甲醚和左氧氟沙星注射液等藥品,均是中國政府捐獻的?;蛐硎強佳槲?, Emeterio冷不防地問我青蒿琥酯和左氧氟沙星的用法用量和適應癥。一開始我沒聽懂,還好借助了手機翻譯軟件。巧的是,我前一天在醫療隊駐地藥房剛好看了治療瘧疾和傷寒的這兩種常用藥的說明書,盡管西語說得不好但從主任的表情中可以看出,我算是“蒙混”過了一關。當時感覺臉都紅了,似乎還出了一身汗……

Emeterio先生約五十多歲,面容隨和,體形稍胖,走路一瘸一拐,有時還會用拐杖,后來才知道是因遭遇車禍致右股骨骨折,術后膝蓋酸痛三月有余。我遂推薦他嘗試中醫療法。經拍X光片并會診后,醫療隊中醫師給予手法按摩、局部封閉、針灸和艾炙療法,治療過程還引來當地醫生和古巴醫生前來觀摩“艾灸”的神奇。一周后他的病情明顯好轉,右膝疼痛腫脹消失,活動自如,至今未再用過拐杖。他連豎大拇指夸贊中國醫生的神奇療法。

抗生素不用“皮試”直接注射

醫院實行醫藥分家制度,病人住院費500CFA約人民幣5.5元,其它所需一切則由醫生處方給病人自行購買,床單被子自帶。醫生處方藥品種類較單一,好多處方甚至是小白紙條書寫,病歷也多用普通小筆記本“涂鴉”,沒有統一的規范格式,書寫則用西班牙文、英文和拉丁文。好在我在衛校學的拉丁文還沒全忘,正好派上用場。

藥房有好多藥是中國政府捐獻的,如抗瘧藥和各種抗生素,大概是生命力頑強的原因抑或是沒濫用的緣故,在國內早已療效微弱的某些抗生素在當地病患身上使用卻有神奇療效。然而,諸如青霉素類藥和破傷風針等,他們卻都不用“皮試”直接注射使用,存在不少隱患。

在藥房,除主任外還有Teresa,Cecilia,Leonora等八名黑人藥士和一個古巴藥師Maria,每天一上班就一個個要與我行“貼面禮”并不停地叫著我的西語名字Victor,還特別喜歡拍照,經常搶著我的手機不肯放手。我偶爾會送些如萬金油、圓珠筆等小禮物給她們,她們特別高興。有空時還會纏著我學中文,雖然發音很滑稽但也自得其樂,從中我也可以提高西語水平。

我常利用手機網頁和圖片給她們介紹北京天安門、長城、故宮和“天宮二號”的發射盛況,當說到中國的人口數量和國土面積時她們很驚訝。古巴藥師Maria對中國充滿了向往,她說她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中國一直在援助古巴,中國有個偉人叫毛澤東,中國是個偉大而神奇的東方大國。

對藥品擺放進行重新布局

巴塔的藥房不大品種倒不少,擺放有點凌亂,習慣把同一藥名多種劑型碼在一起,甚至醫用耗材也混雜其中沒有明顯標識,時有發錯藥現象發生。有一天我給主任看出國前拍的醫院藥房布局圖片,并委婉建議重新調整藥品擺放規則,主任竟然爽快地表示贊同并安排古巴藥師與我合作。

我們先把醫用耗材等非藥品集中一處,再把藥品按劑型分區,爾后按功效分類擺放,并在木質藥架上貼上醒目標簽。經一星期的努力,藥房改造總算基本完成,感覺清爽了許多。一開始藥房同事很不習慣,對功效分類不太懂。我后來才知道她們中的好幾個都是當地官員的親屬,根本沒正規培訓過醫藥知識,倒是每兩個月一批次(2人)的衛校實習生適應良好。

在巴塔醫院,我曾經遇到兩例在鄉下小診所因誤用慶大霉素而致耳聾的患兒,令人痛心。于是我在醫療隊駐地藥房找來一些常用藥的西語說明書,對照著中文說明書給藥房同事講解小兒常用藥的禁忌和注意事項,氨基糖甙類和氟喹諾酮類等藥物臨床使用不當的危害,頭孢菌素類和甲硝唑類藥所致的“雙硫侖”樣反應(因當地人嗜酒)。Emeterio主任說我是第一個讓他們了解“臨床藥學”概念和實例的中國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