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員干部風采

為赤幾政府高層做保健醫生

來源:梅州日報 | 時間:2018-08-08 16:12:01 | 瀏覽:loading

青海快3必出号 www.iltou.icu  

在赤道幾內亞,由于醫療水平普遍較低、公立醫院醫療條件差、私立醫院收費高,即使政府高層亦難以享受高水平的醫療服務。因此,我們醫療隊為了服務外交,特別設立了赤道幾內亞高層保健小組,主要為議會上層、政府部長、副部長及總統的直系親屬服務。高層保健小組一般由內科醫生、檢驗科醫生、翻譯組成,如遇非內科專業,由各專科負責。作為馬拉博點的點長、內科醫生,我兼任了赤道幾內亞政府高層的保健醫生。

講述人:鄧聲京 整理:何碧帆

為總統女兒打針戰戰兢兢

1年多時間里,我們響應中國駐赤道幾內亞大使館的號召,開展醫療外交,擴大高層保健對象,將原來的9名保健對象擴展到21名,為他們提供上門免費服務。

我們保健小組實施的第一次高層保健是2016713日。那天早上8點半,翻譯王建接到民航部長家的管家Roman的電話,要求我們為民航部長夫人(總統女兒)看病。由于是第一次做高層保健,我們對整個保健流程都不太熟悉。我們認真檢查了三個保健箱的藥品、輸液設備,檢查器械以及藥品有效期,早上九點鐘來到了民航部長家。

這是我第一次到政府高層家,只見幾棟別墅矗立在漂亮的花園中,家具富麗堂皇,還有不少傭人在忙里忙外。見了民航部長夫人,我們自我介紹后,開始為夫人診療。她的主要癥狀是發熱、腹痛、腹瀉,初步考慮還是傷寒可能性大,遂建議抽血檢查。

由于夫人肥胖,血管纖細,而且特別怕痛,我們檢驗科的王玉玲醫生第一次扎針時,已經進入靜脈了,但夫人手一回抽,又歪掉了。給她調整位置,她則一個勁兒地喊痛,要求拔針。無奈,王醫生只好拔針。這時,我心里想,這血管確實不好打,病人又太怕痛,而不檢查又不能給予正確的診療,必須再抽。王醫生也很緊張,我安慰她:“別怕,你在我們醫院都不知道一天要抽多少次血,這個難不倒你,別背著那么大的心理壓力?!蓖?,我也向部長夫人解釋為什么不容易抽血,讓她理解我們。在第二次抽血時,我們給王醫生打電筒照射扎針部位,她成功抽血。我們通過翻譯,告訴夫人,需要將血液帶回駐地做檢查,夫人同意了。

經過大約15分鐘的檢查,我們發現檢查結果符合傷寒的診斷,遂再次來到夫人家里,告知病情,建議可口服藥物治療。意外的是,夫人堅持要輸液治療。我估計她們這幾年,也受了不少中國的影響,認為輸液好得快。不得已,我們只有遵照她的意見,給予“左氧氟沙星”靜脈滴注治療。在打針時,她要求使用最小的針頭,我們發現,我們所帶的針頭不是最小的,建議也可嘗試,但她堅決不同意。故此,我們只能返回駐地拿了小號針頭再給她打針。打完針后的這段時間里,我們幾個人坐在那里認真觀察,不敢有絲毫懈怠。因為針頭太小,滴速很慢,滴了將近50分鐘才將液體滴完。

第二天,我們給夫人打完針后,夫人告訴我們,目前她的發熱及腹瀉基本上好了,問我們是否可以吃藥,我們覺得可以,遂給予口服藥物治療。在隨后幾天的隨訪中,夫人完全康復了,我們也算順利完成了第一次保健任務。

透過醫療外交走了辦證“后門”

在赤道幾內亞,人們很難想象,辦個駕駛證需要多久。按照規定,我們的駕駛證需要更換為當地的駕駛證。為此,蔡演歆隊長在我們接班后,帶著翻譯王建,天天跑內政部交通局。有時候我也跟著去,卻發現這邊的辦事效率確實很低,一大堆資料堆放在辦公桌上,沒有編號,沒有分類,都是由個人自己去找,還要經常受人冷眼相看。經過兩個多月,駕駛證仍沒有辦下來。所幸,經過中國駐赤道幾內亞經濟商務處蘇建國參贊的介紹,我們得知交通局局長Abiaham因為長期高血壓控制不好,希望得到中國醫生的幫助,預感這會是一次機會。

通過蘇建國參贊的引薦,我們給交通局局長提供了血壓評估,發現他的血壓確實控制不佳,平時基本上在165/100mmHg左右,雖然服用了“尼群地平”治療,但未規律服藥。我們建議他從飲食、運動方面著手,給予調整降壓藥物,改用長效降壓藥。經過一個星期的藥物治療,他的血壓穩定在130/80mmHg左右。我們也時常對他做隨訪,指導他監測血壓和飲食、運動治療,他的血壓趨于平穩。他高興極了,連說中國醫生真棒,甚至主動拉隊長和我與他一起合照,還讓我們把辦理駕駛證的資料交給他。

很快,駕駛證辦了下來。后來,我們得知大使館的工作人員辦理駕駛證,半年也沒下文,便幫他們辦理,也很順利。我們開玩笑說,可以做駕駛證代辦人員了。

內政部副部長醫療待遇也不好

赤道幾內亞內政部常務副部長是我們高層保健的一個新對象。他以往也不是醫療隊的保健對象,后來經過蘇建國參贊的介紹,本著服務外交的原則,我們接納了這個保健對象。

20177月初,我們見到了這位副部長。他是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男性,因為左足拇趾關節存在一個結節,在醫院做完手術1個月,傷口仍未愈合,希望得到我們先進的抗生素治療。他承認自己有痛風病史。我看了他的傷口,經過病史詢問及體格檢查,考慮痛風可能性極大,目前傷口難以愈合,是因為不斷有痛風石排出,建議可加別嘌醇或苯溴馬隆治療。由于我們醫療隊沒有這兩種藥物,我開了處方建議他購買服用。因目前沒有感染征象,不建議加抗生素治療。副部長同意了我的觀點,表示愿意去醫院檢查腎功能及尿酸情況。

可惜等了兩個星期,都沒見報告。一問才知,他認為傷口基本愈合了,不想做檢查了。這讓我體會到,作為一個副部長,他也沒有得到很好的醫療待遇,他不做檢查,估計是因為單純一個尿酸檢查都需要大約人民幣60元,如再加上腎功能檢查,需要大約300元,而一名副部長,其正規工資收入大約是人民幣3600/月,而他又有多個子女,估計是能節約就節約了。我們只能讓他堅持飲食治療,避免高蛋白飲食,避免飲酒。后來,這位副部長的父親生病了,都來找我們醫療隊看病。(鄧聲京:原第28批援赤幾醫療隊隊員,馬拉博點長、馬拉博地區總醫院內科醫生,現任梅州市人民醫院副主任醫師、腎內科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