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員干部風采

梅州醫生在赤幾:婦產科醫生的仁心仁術

來源:梅州日報 | 時間:2018-08-15 15:04:21 | 瀏覽:loading

青海快3必出号 www.iltou.icu  

援非時,我已過不惑之年,衣食無憂,事業處于穩定期,尤其兒子面臨高考這一人生的重大轉折點,周遭親朋都認為我去援非是瞎折騰,甚至認為我在政治上有所企圖。縱然非洲貧窮落后,政局不穩,傳染病又多,但一直以來我都有一種支援情結,覺得婦產科醫生在支援活動中也相當重要,毅然而然報了名。隨著對援非的深入了解,丈夫、兒子也逐漸轉變態度,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就這樣我成了第28批援赤幾醫療隊成員。

●講述人:凌秀蘭 整理:何碧帆

手術室停電見怪不怪

在赤道幾內亞,工作環境和醫療條件比想象中的差太多,當地醫務人員技術操作不規范,無菌觀念薄弱,設備落后,一次性的輸液管注射器竟然由入院一直用到出院,聽胎心音還是用木聽筒。由于醫療條件不好,加上當地早婚早育頻產密產現象普遍存在,以致各種產科并發癥不少,各種在國內根本無法想象的場景,我在這里都遇到了。

在赤幾,我被分配到巴塔地區總醫院工作。剛到不久,我就接診了一名30歲的產婦,剖宮產下孩子后,這名女子突然出現心衰,呼吸急促,面色紫紺的癥狀,還口吐白沫。在婦產科長期工作的經驗告訴我,這是分分鐘會要命的狀況。我們趕緊找來心內科醫生一同搶救,同時尋找控制急性心衰的藥??燒冶橐┓坎歐⑾?,根本就沒有這方面的藥品,大家急得要跳腳。眼看患者身體情況越來越糟糕,這時,我急中生智,讓大家協助把手術床給豎起來,讓患者的身體直立,以減小呼吸的壓力。奇跡出現了,患者的呼吸慢慢好轉,后來竟恢復了正?!?/span>

還有一次,我給一名產婦正在做剖宮產手術,剛把子宮切開,手術室里突然一黑,停電了!吸引器馬上停止了工作,羊水沒法吸出,大伙慌忙去找電源。我憑借經驗,用手摸索著將孩子拿了出來。大家則用手機上的手電筒為我打光。我用紗布將羊水一點點蘸干,借著昏暗的光爭分奪秒地完成了縫合手術。術后,直到發現患者已基本度過危險期,所有人才松了口氣。事后說起這事,我都覺得有些后怕。后來才知道,手術室停電在當地已是見怪不怪了。

除了急救時沒藥、做手術時停電,還有手術時發現病歷情況不詳、消毒和無菌環境條件不達標,助手操作不規范誤傷主刀,手術時方知患者是艾滋病人……這些手術窘狀我幾乎都遇上了,幸好每次都是有驚無險,成功把產婦從鬼門關前搶了回來。

半夜緊急救援墜海船員

2017526日,晚飯后大家照例在一起打牌,聊天??旖崾?,隊里突然接到巴塔港中國遠洋集團船員的求救電話,說是有船員墜海,生死不明,而他們因為人生地不熟,不知所措,只好向醫療隊求助。我們9名隊員接到電話后馬上與中國駐赤道幾內亞總領事館取得聯系,同時帶著急救箱緊急出發到達港口碼頭。

通過了解,原來貨船靠岸后, 5名船員打的到超市購物,一直逛到晚上8點超市關門?;爻淌?,他們不慎打了當地“黑的”。司機因天黑路不熟,又在下雨,車燈又不亮,本應左轉的車輛未左轉,結果直接開到漁港,掉進海里。6人(含司機)中,5人奇跡般生還,僅受皮外傷,其中一位還是廣東紫金籍老鄉。遺憾的是,另一位福建籍36歲輪機員未能逃出生天,生死未卜。

我們對落水船員進行詳細的體格檢查,包扎傷口及心理護理等必要的醫療救助,對黑人司機也是一視同仁,深得當地警方的贊賞。等處理好事情后,已是凌晨2點。因赤幾的潛水設備及打撈水平有限,只能等到天亮。連續三天,我們都出現在現場,對墜海幸存船員進行傷口護理。第四天,墜海船員尸體終于找到并打撈上岸,我們又協助領事館處理好尸體保存等事宜。事后,中遠集團及領事館對醫療隊的行為亦給予高度評價。而我也覺得,在國外,能夠為自己的同胞服務,救治中國同胞,心里無比自豪。

榮獲醫療隊“擺子王”稱號

都說到了非洲沒打過“擺子”等于沒來過非洲,來赤幾第四個月,親自體驗了一回,算不虛此行了。

20161018日晚開始,我突然感覺很冷,連忙穿上長袖衣服和襪子??疾灰暈?,以為像國內一樣只是氣候轉涼了。晚上睡覺時,突然感到一陣陣寒顫,早上醒來渾身酸軟,肌肉酸痛,才發覺不對勁。到了下午,一測體溫,38.8℃, 隨即懷疑是瘧疾。經抽血化驗,瘧疾強陽性。當時我有點蒙了,腦子里浮現出很多恐怖的后果:會不會染上腦性瘧,死在非洲?會不會高燒不退,導致腎功能損害?平靜下來,我按照治療瘧疾的方法注射青蒿素和地塞米松,體溫仍時高時低,20日下午最高時達到39.8℃,口服百服寧一粒,體溫逐漸下降,21日下午體溫反彈至38.5℃,未作處理,夜間也未再發燒。發燒時真的很難受,蓋被太熱,掀被又太冷,還好經處理后體溫控制下來,但仍全身乏力,感覺累。

第一次得瘧疾沒經驗,有點緊張,治療效果不錯后便失去警惕性,以為容易治。兩個月后再次發病。由于第二次不規范用藥,療程不夠,在退燒后又改用口服藥,同時在防蚊措施上也不夠重視,如不穿長袖衣服,種菜不噴驅蚊液等,以致后來幾個月接二連三地反復發作,還出現了血尿,心里便有些恐懼了。所幸三聯用藥后控制住了,回國前五個月沒再發作。

    援赤幾一年半,感染瘧疾5次,“榮獲”醫療隊“擺子王”稱號。(凌秀蘭:原第28批援赤幾醫療隊隊員,巴塔地區總醫院婦產科醫生,現任梅州市婦女兒童醫院主任醫師、婦二科主任)